傻B爱傻妈

Robuchon A Galera

蔡澜:

不管你同不同意,澳门旧葡京的法国餐厅 Robuchon A Galera,还是亚洲之中最具有规模和水准的一家。 当晚去吃,虽不是法国三星名厨本人监督,但餐单写着Imagine Par Joel Robuchon,由他想出来,好过写是他设计。七道菜:一、爽滑鹅肝慕斯伴黑松露菌鸡汤啫喱。二、鱼子酱啫喱配椰菜花忌廉,顶级鱼子酱伴蟹肉及新鲜啫喱、脆角伴牛油果及青柠。三、软滑海胆忌廉配山葵慕斯,脆炸纸包小龙虾配紫苏香草汁,焗法国龙虾伴香茅及蔬菜麦米。四、香草蛋黄云吞伴嫩菠菜及黑松露菌,驰名黑松露菌洋葱烟肉挞,暖鹅肝滑鸡啫喱。五、烩和牛面颊肉伴黑松露菌薯蓉,香牛扒伴红酒酿幼葱,烩煮牛肉及辣根伴清汤。六、柑橘脆蛋白饼柿蓉。七、黑松露菌雪糕伴白兰地及香槟糖。实在是丰富的一餐,样样都精采,吃到主菜的牛肉要上之前,已撑不下,只有打包。


配搭上有点小疵,啫喱做法的菜太过重复,黑松露菌也不是百食不厌,惊喜感还是不足。捧着肚子走出来时,看到那个大 面包篮,种种选择。还有那架甜品车,种类更多。另外的芝士盘更有数不清的法国产品,下次来,应该不吃全餐,选些自己最爱吃的,然后大干甜品和芝士更佳。这种吃法也许会被所谓的食家认为老派 Old School,但在最老的老派餐厅 Paul Bocuse的里昂本店就是这么上菜的。Robuchon在法国饮食界中也是资深的,但跟得上潮流,开了多家新派菜馆,像香港的那间。不过我认为把澳门的保存得像巴古斯总店那样,老派就老派,也并非坏事。还有一个别的餐厅所无的,就是酒的选择,堪称亚洲第一吧?当晚我们只叫些普通的,开一瓶○四年的 Pichon Lalande,友人大赞好喝,卖一千三,外面批发价也要一千一。这家餐厅,一点也不暴利。

lemoon:

去年买的这本书(好像也就是上个月而已),《四季便当》,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。
你可以把它当作日式便当的食谱书看,也可以当做散文随笔来读。

书中按四季分类,共分享了四十种便当做法,图文并茂,选择多样。
作者吉井忍是难得用中文写作的日籍作家,也许是因为居住在中国的关系,所以和一般的日本食谱书不同,很多食材都已非常「接地气」,再加上工序并不复杂,令人很有想亲手跟着做的欲望。

每个便当都搭配一篇食物背后的回忆小文,作者的文字风格就和书里介绍的便当一样,朴实无华,却有一种生活的温度,和平淡中的感悟,读起来轻松却不琐碎。有一些日本人的生活哲学,读后很受启发。感受最深的便是《跟培根说itadakimasu》一篇。

最近我也特别去买了一个铝制便当盒,打算跟着书里学做一下。妈妈看到非常不解,她说这不就是我们年轻时候人人上班都带的饭盒么,怎么现在又流行这个了。
哈哈哈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她。


汽 酒

蔡澜:

当人生进入另一个阶段,已不能像年轻时喝得那么凶,汽酒,似乎是一个很好的选择。香槟固佳,但就算最好的 Krug或 Dom Perignon,那种酸性也不是人人接受得了。 
当今我吃西餐时,爱喝一种专家认为不入流的汽酒,那就是意大利阿士提 Asti地区的玛丝嘉桃 Moscato了。
Moscato又叫 Muscat、 Muscadei和 Moscatel,是一种极甜的白葡萄,酿出来的酒精成份虽不高,通常在五六度左右,但是充满花香,带着微甜,百喝不厌。
年份佳的香槟愈藏愈有价值,但玛丝嘉桃是喝新鲜的,若不在停止发酵时加酒精,最多也只能保存五年,所以专家们歧视,价钱也卖不高来。
通常当为饭后酒喝,我却是一餐西餐,从头喝到尾。第一,我不欣赏红白餐酒的酸性,除非是陈年佳酿,喝不下去,一见什么加州餐酒,即逃之夭夭。
啤酒喝了频上洗手间,烈酒则只能浅尝,玛丝嘉桃可以一直陪着我,喝上一瓶也只是微醺,是个良伴。
女士们一喝上瘾,但也不可轻视,还是会醉人,我通常会事先警告她们。
近来和查先生吃饭,老人家也爱上了这种酒,虽有汽,但不会像香槟那么多,喝了也不会打噫。
已经有不少人开始欣赏,在大众化的酒庄也能找到。牌子很杂,可以一一比较后选你中意的。为了这种伴侣,我专程到 Piedmont的 Asti区去寻找,叫 Vigneto Gallina的最好,商标上画着一只犀牛。
各位有兴趣,不妨一试。